向日葵视频成版人下载安装

江帆说到这里,故意停顿了一下。

沙州不动声色地听着。

江帆继续说道:“因为出现了不同声音,为这个事我特地来省里找到广瑞主的,向他了解情况。据他介绍,当年为了引回卤煮陈的后人,他也费了不少心思,如果要拆,必须要跟他达成共识,免得再犯上次那样的错误,另外,他也好帮助做工作。”

江帆的意思在说,像申广瑞这个级别的人我都如此尊重,何况您这位省级干部?

沙舟说:“他是什么态度?”

江帆说:“跟您一样,明确表示全力支持我们的工作,并且答应近期回去一趟,专门做陈家的工作。”

沙舟说:“这就对了,人活一口气,佛争一炷香,能到省级机关工作的人,都是有一定政治思想觉悟的,把情况摆明,谁都会支持你们工作的,领导之所以成为领导,是有一定道理和水平的,但如果你们不尊重领导,我相信,不但是我,就是申广瑞也不会主动支持你们工作,不拉倒车就便宜你们了。”

江帆说:“对对,您说得太对了,我听说当年您也是铁面包公,大公无私的。”

沙舟很自豪地说道:“那是,不然我能有今天这个位置?”

沙舟受到江帆的恭维,内心十分受用。

江帆忽然说道:“您写过卤煮火烧的文章,能不能给我看看,我拿回去。”

沙舟立刻说道:“我新出了一本书,《京州风物博览》,那篇文章收录到这本书里了。”

纯净少女的清晨

江帆一听,立刻惊喜地说道:“哦?那我要拜读一下,这本书哪里能买到?”

沙舟笑着说:“既然你来了,说明有缘,我送你一本吧。”

说着,就从抽屉里拿出一本书,推到桌边。

江帆赶忙起身,将这本书恭恭敬敬地拿在手里,虔诚地看了几眼,说道:“既然是您赠阅的,那就请您签个名吧。”

江帆说着,双手捧着书,恭恭敬敬放在他的面前。

沙舟笑了,说道:“好,那就请江市长雅正了。”

江帆赶紧从笔筒里抽出一支签字笔,拔掉笔帽,双手倒拿着笔,恭敬地递到沙舟的面前。

沙舟接过来,忽然又放下,拉开抽屉,从里面又拿出一支相对粗一点的笔,说道:“我还是用这支吧。”

笔都是专用的,看来沙舟很看重自己的这本书。

沙舟提笔写到:江市长雅正。在右下面签上自己的名字,写上年月日。然后推到江帆面前。

江帆双手捧起书,说道:“好笔力。”

沙舟说:“见笑了。”

江帆翻了几页,说道:“沙主席,这书您还有吗?我想要一部分,回去给同志们看看。”

江帆主动这样说,沙舟很高兴,他有些欣喜地说道:“可能还有一部分,印得不多,大家分得差不多了。”

江帆说:“那不行,您无论如何给我匀出一二百本,如果能多点更好。”

沙舟说:“我打个电话,看看还有没有那么多。”

江帆知道沙舟是故意这么说的,领导出书,目的不言而喻。

沙舟对着电话说道:“小孙,你过来一下。”

很快,秘书小孙就过来了。

小孙一看江帆手里拿的书,立刻就明白了怎么回事,他看着沙舟。

沙舟说:“看看那书还有多少,能不能给江市长凑几本。”

江帆赶忙抬起头,说道:“不是几本,最好一二百本。”

小孙说:“如果不给别人留了,差不多够二百本吧。”

沙舟说:“那就不给别人留了,先给江市长吧。”

秘书说:“您开什么车来的?”

江帆说:“奥迪。”

“就您一人吗?”

“还有司机。”

小孙说:“够呛,二百本,二十包。”

江帆说:“没问题,后备箱,车里,都可以装。”

“好的,您告诉我车号。”

江帆说:“我给司机打电话,让他把车开到门口。”

沙舟说:“不用,你告诉小孙车牌号就行了。”

江帆知道有可能沙舟是忌讳什么,就告诉了小孙车牌号。

小孙出去后,沙舟站了起来,请江帆沙发上就坐。

江帆看了看宾客坐的位置,想到了关昊有可能坐的那个位置,就坐了过去。

沙舟坐在正位上,向江帆询问了拆除违建的事,还有其它目前正在进行中的工作,大约谈了半个小时,小孙进来了,他说:“江市长好了。”

江帆站了起来,跟沙舟道别,说:“沙主席,我不打扰您了,如果您最近从阆诸路过,就请来阆诸视察一下我们的工作,如果您最近没有时间,过几天我再来给您送书款。”

沙舟说:“书款就算了,大家能够分享我的文章就是对我莫大的支持。”

江帆知道领导是客气,就不再说书款的事,嘴里说着:“谢谢”,就往出走。

沙舟送到门口,江帆回头再次跟他挥下手,沙舟这才回到屋里。

江帆来到停车场,感觉后车轮明显被压了下去,他开开前面车门,往后看了看,跟高山说道:“后面放了多少?”

高山说:“后面只能放五捆,其余都放后座上了。”

江帆有些心疼车,他轻叹了一声,说道:“走吧,咱们回家。”

高山没有立刻开车,而是将一张发票递给了江帆,说道:“市长,这是孙秘书给的发票。”

江帆接了过来,这是一张没有任何凭证意义的收据,他冷笑了一下,说道:“一会你回去,直接将发票和收据给肖秘书长吧。让他安排一下。”

这一趟,总算没有白来,该跟沙舟解释的都已经当面解释清了,而且也赔礼道歉了,还帮助领导消化了一部分书籍,而且自己跟沙舟以前没有任何纠结,至此,因为拆违在他心中的阴影应该消失了。江帆的心也就放了下来。

想到这里,他给丁一发了一条信息:你夫君说晚上回家吃饭。

丁一回道:请他尽管回来。

江帆笑了,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。

江帆拿着手包和水杯,上了电梯,刚要开门,门口就被人从里面推开。